終於,完全進入了高潮的狀態了!

終於,世娜一直以來的使壞面臨被揭穿的危險,拜托,這才有戲好嗎?不過,被揭穿的戲碼還是玩了兩次。

有著悲慘童年的朴荷,從少就學會人總要向命運低頭這個道理,不要誤會,對於李恪的表白,她是絕對欣喜的,可是,她十分清楚欣喜背後的代價,選擇結束,又或者是不跟李恪開始,為的都只是想要把互相對對方的傷害減到最低。他們倆比誰都清楚,李恪終究還是會回到朝鮮,那,被留下的朴荷可以怎樣呢?而離開的李恪又會更好過嗎?雖然兩人因此事鬧了起來,但,這代表著兩人在對方心中的份量,因為要放手而不甘心、不捨得,才會說出甚至做出與違背自己心意的事。李恪沒有要結束的意思是因為他的身份是王世子,他從來都不需要向命運低頭,這次,也不例外,不過,因為兩人的意見有落差,吵起來還是免不了的。

與此同時,萬寶、智善、龍成的身體開始變成著半透明的狀態,意味著他們回到朝鮮的時間近了,而他們離真相也近了。至於他們跟李恪的身影從相片中褪色,代表的是他們離開後關於他們的記憶都會被忘掉嗎?

這一集,讓我肯定了這部劇會大團圓結局(這是 romantic comedy 的 formula 好嗎?),因為泰瑢根本沒死,泰瑢不死,有人跟朴荷配對,朴荷就不用死,完全推翻了我之前預想的結局,雖然,躺在醫院的泰瑢沒比失去意識好,不過話說,有一秒鐘,我真的以為泰武會直接進病房把用枕頭把泰瑢悶死之類的,感覺上,他下得了手,雖然第一次他不是故事的,但,一直走下來他好像變狠、變得不擇手段了。

泰武果真為以世娜代替朴荷作張會長的女兒計劃進行著準備,把印有朴荷名字的機票交給世娜,要她把朴荷盡早送走。不過,有一點讓我疑惑的是,世娜狡辯的時候說機票是自己的,那印有朴荷名字這一點李恪就不為意嗎?為什麼第一次相信她呢?當然,第二次跟世娜對歭的時候終究還是揭穿了她把東西調包了,而世娜第二次嚇到整個人在顫抖(第一次是被泰武爸發現她顯赫的背景全都是假的),不過,這次要瞞過去也不難啊,只要說覺得她跟李恪要訂婚但覺得朴荷的存在讓她感到不安心就是了,非常、十分的合理啊!

另一個關鍵是,李恪發現了朴荷有姊姊,其實李恪本身就在懷疑了,世娜跟朴荷在朝鮮年代是姊妹,照理是在現代也會是,就算不是也應該有更親密的關系,李恪沒想到的就是為何朴荷要瞞他而已,但李恪是推算到朴荷跟世娜的關系還是怎樣我就不肯定了。

正所謂夫妻床頭打架床尾和,李恪跟朴荷也算是了,互相在鎮安將對方折滕了一整天(還是朴荷被整得比較慘),到晚上朴荷還不是忍不住跟李恪對歭嗎?終於,兩人的誤會解開了,李恪駕車(我估計)回首爾問智善他送信那天的事,不過,李恪這樣不停的來回首爾鎮東,第二天更跟朴荷去坐纜車,就不會累嗎?(Yoochun 也是了,整個劇組趕戲趕到覺也沒有睡,Yoochun 還出車禍,卻一直因為行程的關系至今也還沒有到醫院檢查,雖然 CJes 說他沒事並會盡快安排他作檢查,可是,趕戲發生車禍的演員實在是太多了啦,韓國跟台灣的路就這麼不安全嗎?唉 ...)李恪這次的鎮東之行收獲真的不少耶,把朴荷的心綁回來,明白了喜歡一個人就要守護她(好嘛王世子又怎會知道呢?畢竟這麼多護衛、士兵之類的。可是,幫朴荷買房子,是想要金屋藏嬌嗎?李恪好像不是很清楚替女人買房子是什麼意思耶!),更知道了朴荷有姊姊及知道世娜使壞。不過,還有7集,世娜是應該不會這麼快被揭穿的。

我最深刻的兩幕算是李恪在鎮安發現朴荷時的神情和在餐廳質問世娜啦,Yoochun 的眼神都好有戲喔,發現朴荷的眼神由喜轉怒,全都發生在幾秒內,至於對世娜卻是有一種威嚴、少少責備的神情,能把世娜嚇成這樣也知道吧(當然也可以說是鄭柔美會演啦),會用這樣的神情說請你跟我說實話吧就仿佛在說他已經把世娜看透,但,他還是會給世娜一個解釋的機會。

期待世娜的狡辯耶,她總不可能會說實話吧!明天續囉x

s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